柒玖柒柒叁网

    访问网页升级179晋江独家首发

    来源:http://www.79773.com.cn 发布时间:2019-08-19 点击数: 145

      那师弟也不是不懂眼色的人,自然点头连连称是,脸上更是布满了可惜,嘴里叹息着说道:“易师兄实在太不小心了,不过也怪不得易师兄了,这五头七彩毒蟾蜍加起来都比得上金丹初期的修士了。”

      赵立也是可惜的点了点头,而后赵立示意那头的小师弟上前一道收了这七彩毒蟾蜍,正当那小师弟上前一步时,异变骤然发生,那本唯唯诺诺点头称是的人,脸色一沉,手上的灵器更是转手对付身后的赵立。

      “木师弟,这是做什么啊?”赵立森的笑了,英俊的面孔上布上了一层,在这昏暗的石室里,显得尤为阴霾。

      “做什么?是我木某人再不做什么,就被人了,哼!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个手辣之辈。”那木师弟字正腔圆,语气中充满了愤然,不过再怎么正气盎然,还是隐藏不住他眼底真实的想法,夺宝,他也想分那么一杯羹,但十分了解转身无情的赵立,所以如若帮这赵立,到时自己不光性命难保,更是什么都得不到,倒不如趁着这会儿,这人身中蟾蜍毒,毒素更是比自己厉害,趁他病,要他命,对于他来说,在此刻不失为一个最好的办法。

      那木师弟眉头一簇,心道这肯定是对方的计谋,让自己心生胆怯,先输气势,这般想到,不由的面色严肃,“修要多说,待我给易师兄报了大仇,就把这里的一切禀告门主。”那木师弟一边用灵力封住自己体内的毒素,一边伸手在储物袋里一拍,一块方形玉石闪烁着青光漂浮在那人面前,当下他毫不犹豫,嘴里快速的念诵咒语,访问网页升级随着那青光越来越灼眼,那头的赵立面上难看,深深的皱着眉头,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眼底更是闪烁着狠色。

      “好!非常好!不愧是青师伯最宠爱的啊,这青重印都在你手上。”赵立明显是认得那青色玉块的,几乎的一般说道,也是伸手在储物袋上一拍,嘴里更是说道:“别以为有了这高阶的灵器,就了,今天就让师兄告诉你一个道理,为什么我是师兄,而你只是师弟,呵呵。”

      赵立的脸色被毒素上涌,形成的青紫色,带他面上的笑容却越发夸张,仿佛胜利在握了,访问网页升级刹那的时间,从他的储物袋子里发出嗡嗡的声音,然后一群蓝色的大如黄豆的虫子突然飞出,那一片金色流光,漂到了赵立的面前,只见赵立又是从右边的储物袋里掏出一只白玉瓶,瓶身只有一个拳头大小,他看着这瓶东西,眉间可见对其的重视,但下手却是毫不犹豫,瓶塞打开,访问网页升级他挥手一洒,那些蓝虫仿佛闻到了难以抵抗的之味,纷纷狂涌而去,一下子把从瓶子里倒出来的白色粉末全部吃光了,而一个个突然就开始转变成金蓝色,近看的话,还能看到虫子的头顶长出了一根尖锐的小刺。

      那头正在念诵咒语的木师弟,顿时感觉到了那股威压,顿时脸色发白,转入灵器里的灵气都发生了波动,“这,这是奇虫榜上九十八名的金噬虫?”

      赵立冷笑点头,“浪费了一瓶我千辛万苦才找人炼制而成的白术粉,不过能得到这里全部的东西倒也值得了。”说起这瓶白术粉,赵立也是心头疼的,毕竟这奇虫榜上的虫子哪个不是闻名遐迩,厉害万份,要说这每一种达到一定数量之后,对付比自己高阶的修士轻而易举,自然这等厉害的虫子必须得从卵养起,每一种虫都需要大量的珍贵灵药养育,岂是他赵立一个筑基期修士可以养殖的起的,不过就算不能大量繁殖培养,一瓶它们爱吃的白术粉就可以劳动它们一次,倒是也不错,不过他身上仅有着一瓶白术粉了,所以心头才会如此不舍。

      那头的木师弟显然十分清楚这金噬虫的厉害,心头越发慌了,不过他也知道如果此刻不杀了这赵立的话的,他的不会比易阳好一分半点,所以骑虎难下之计,只有硬着头皮拼了。

      当青光绽放到了一定的程度,那头的金噬虫也扑面而来了,一蓝盈盈的,乍看之下,十分美丽,但没有一人为它们的美丽发出感慨,唯有它们的厉害之处。

      青色印玺仿佛有一般,由着青光包围着,居然一点点的绕过了那金噬虫,不过等到达赵立面前的时候,外面那层透明的青光早已经被金噬虫精光,只剩下玉石依旧朝着赵立飞驰而去。

      就在木姓修士带着得色的目光中,那玉石骤然放大成一座小山丘,把这座不小的石室顶做了天,生生的从高顶,嘭的一下压了下来,这股犹如泰山压顶的气势,让体内本就缺乏灵力的赵立呼吸困难,当下脸色更是带上了一分白,不过他却没有失去冷静,反而诡异的一笑,这一丝笑容,当然没有被紧紧盯着他的木姓师弟错过,只一瞬间觉得疑惑,心头暗道此人还有什么诡异不成时,浑身被穿了个透心凉,他呆呆的看着穿胸,或者说,穿过他全部身体的金噬虫,只剩下一个头颅的木姓师弟骤然间仿佛恢复了一般,瞬间嘴里吐出一串话语,此刻的挣扎,让令一头的赵立浑身一冷,暗道不好,神色立马慌乱。

      此刻失去了失去性命的木姓修士指挥的青色印玺,又化作最普通的一块玉石,从赵立的头顶落了下来,一把被赵立抓住,当下他顾不得喜,手上掐穴,手指端更是冒出五簇射进那困住七彩毒蟾蜍的金罩里。

      一边修补着镇魔符,赵立嘴里一边骂道:“该死的木修,居然死前给我来这一招,哼!不过以你那仅剩下的微薄灵力,镇魔符也只是一角,想让毒蟾蜍脱困,给我使绊脚,没有这么容易!”赵立看着地面上已经只剩下一件衣服了,连那颗头颅也被金噬虫给掉了,不由得哈哈大笑。

      “还有,那边的师兄弟,看了这么久,可以出来了吧?难道想在人背后捅刀子啊。”赵立笑容满面,这会儿得空了,才想起那个一直从头看到尾的人,那气息防御不错,但还是被他察觉到了,刚刚不过忙于应付这混乱的场面,他才没有一把抓了此人。

      躲在一边的修七毓心底顿时一惊,不过他没有马上出去,反而全神自己的气息,只要那赵立不指名道姓,修七毓绝对不自动送上门来,难包不准那头还有别人与他一样在看着。

      不得不说,修七毓的运气十分好,不一会,一个身影骤然从的阶梯口漂移了出来,顿时让石室里的赵立浑身一凉,他万般没有想到,此人居然会是假丹修士,而且此人正是外阵外,他让师弟们杀掉的人之一。

      “原来是师兄啊,刚才多有得罪,小弟出了谷,一定再次登门道谢。”如果赵立没有先前那番狠绝的话,这话说的到也不差,但在看过赵立那杀兄抢宝之后,那头的人只是哈哈一笑,显然不信。

      “家师李阳子,人称怒阳真人,天门长老,我赵立自知有错,望师兄海涵。”赵立报出的大名,想来一介散修而已,让许以好处,必然会放过他,到时,再好好解决这人也无妨。

      不过赵立显然要失望了,那头的齐东洋冷笑一声说道:“所谓名门正派也不过是与魔道中人一般无二,不过在下一介散修,不太想去令师那边做客,不如就这样吧,放下所有的东西,我便只废你灵根,给你一条生。”

      赵立听罢,立马不已,让一个修仙之人放弃修仙,比杀了他还要万份,谁尝试过了万人之上,还愿意去过那种乡村生活呢,所以赵立当下气红了眼睛,但他却不敢有丝毫动作,因为修补完着镇魔符,再加上体内的蟾蜍毒,想要对付一个假丹修士,却是万万不可能。

      不过赵立从来都是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的人,既然他都在别人拿捏之下了,那不如鱼死网破,谁都别想拿到这些东西。

      失去了光壁,那五头蟾蜍狂怒着从里面出来,笨拙的体形却如飞剑一般,朝着赵立飞速而去,五头蟾蜍同时吐出一口黑气,顿时赵立毒发身亡,但是他却在死前笑看着那头的齐东洋,仿佛在说,这五头蟾蜍失去了镇魔符,没有金丹期的修为,谁都奈何不了它们了,你也等着死吧!

      齐东洋自然十分清楚这五头蟾蜍的威力,脸色骤然,朝着死去的赵立狠狠看去,本来渔翁得利的好事,落到现在,成了这副局面,如何让他不怒!

      “家师李阳子,人称怒阳真人,天门长老,我赵立自知有错,望师兄海涵。”赵立报出的大名,想来一介散修而已,让许以好处,必然会放过他,到时,再好好解决这人也无妨。

      不过赵立显然要失望了,那头的齐东洋冷笑一声说道:“所谓名门正派也不过是与魔道中人一般无二,不过在下一介散修,不太想去令师那边做客,不如就这样吧,放下所有的东西,我便只废你灵根,给你一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