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抽软中华的“”:住养藏獒 涉3个多亿烂尾工程

体育新闻 2020-05-23198未知admin

  王文举是市所辖宁安市东京城镇一小区副总经理,跟程鹏打了快十年交道。与往日高高在上的形象相比,此时的程鹏神情萎靡,“一点头都没有。”在洗浴中心,程鹏说要请王文举一起吃饭。“这是近十年来,程鹏第一次主动提出请人吃饭。”王文举说。

  三个月后,2019年4月17日,王文举看新闻才知道,市原副程鹏已于2月26日失联。当地通报,程鹏已被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涉嫌和受贿犯罪。4月16日,市委反协调小组、联合发布追逃公告,追捕程鹏。

  5月5日,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纪检监察机关与机关紧密配合,对程鹏进行追捕,并最终将潜逃多地的程鹏归案。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就任市副前,程鹏当了7年宁安市委,其行事风格以“”著称,插手建筑工程,所涉违法行为多是在此任上发生。

  5月17日,工作人员表示,程鹏被后已移交市纪委。市纪委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程鹏案是市“一案件”,案情极其复杂重大,目前办案人员正在全力侦办当中,涉及相关案情暂不便透露。

  今年54岁的程鹏是辽宁黑山县人,1988年从医学院毕业后,在对外经贸局任秘书,后到对外经贸局工作。在此的10年间历任秘书、办公室副主任、综合指导科科长、办公室主任、副局长等职。1998年,33岁的程鹏任东宁县副县长,两年后调任市外贸局局长、此后先后担任市商务局局长、东安区委等职。

  宁安机关干部马占超(化名)记得,在一次全市干部大会上,会前宣布会议纪律,要求手机静音或关机,不允许在会场内抽烟,“正开着会呢,程鹏突然点上一根烟,边抽边说,你们不能抽烟,我可以抽烟。开着会他的手机响了,当面就接电话。”的官员面面相觑。

  宁安市一位政协委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程鹏刚到宁安的第一年,宁安市“”期间,市政协会议无故推迟了一个半小时,“理由是,程鹏中午喝酒喝多了。大家都得等他。”

  一位宁安机关现职干部告诉记者,在宁安的7年时间,程鹏提出“一江居中,两岸同兴,人在城中,城在山中”的发展,“具体的操作就是大量栽树,把山上的樟子松移栽到城里,都是六七米高的大树,根本挪不活,给树打点滴,一棵树成本合一万多,项目实施了6年,年年挪树年年死。”

  这种作风甚至体现在酒桌上。“他抽烟只抽软中华,喝酒喜欢喝30年的二锅头,在酒桌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你会不会喝酒,给你倒上一杯酒就得干。”马占超说。

  ▲宁安市投资3.5亿元的医疗卫生中心项目,如今烂尾6年。该项目位于南侧低洼处,距离仅一岸之隔。新京报记者王瑞锋摄

  日报《宁安专刊》报道,2011年12月2日,市委程鹏在宁安市第五次党代会上,全面构建宁安迅速崛起的整体框架,周密部署2012年重点工作任务,其中包括,“整合卫生资源,提升乡镇卫生院设施水平,构建医疗卫生项目数据库,重点实施市中医院、医院等医疗卫生机构合并建设医疗卫生中心项目。”

  2019年5月12日,新京报记者在该医疗卫生中心施工现场看到,三层尚未完工的混凝土框架钢筋,周围杂草丛生。该项目在南岸,距离不足50米远。

  施工现场的简介显示,宁安医疗卫生中心项目占地81万平方米,工期为2013年12月完工。

  宁安2013年的工作报告显示,2012年“启动了投资3.5亿元的医疗卫生中心项目”。但在2013年,这一项目却突然烂尾至今长达6年。

  宁安市一名退休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宁安城以为界划为江南和江北,地势上北高南低,江南地势低洼,处在岸堤之下,“1998年发,南侧岸堤险些被炸掉泄洪,理论上这个医疗卫生中心就位于泄洪区内。”

  除此之外, 2012年位于宁安火车站的烈士被拆除也引起了不小争议,并引发众多退休老干部和老同志的不满。

  公开资料显示,宁安是东北的老区,1932年联军、义勇军在宁安地区抗击日军,1946年张闻天指挥宁安沙兰镇剿匪作战。为纪念在宁安的烈士,1962年9月18日,当地修建烈士。

  宁安市网站介绍,碑身正面“烈士”由原委副、省长李范五题词,背面“英雄血染河山壮”由原副省长李延禄题词,碑文全面介绍了在战争、解放战争、剿匪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的烈士英雄事迹。此碑于2000年初第二次修缮。

  “宁安的老人对烈士碑有很深的感情。”上述退休老同志说,在烈士碑拆除之前,坊间已流传要拆碑,所以很多退休老干部老同志都去护碑,但大家白天去护碑,烈士碑却于深夜被偷偷拆除,十多米高的石碑不知所踪。

  拆碑一年后,当地人仍在网上发文追问,“拆除的时间很神秘,方式很隐秘,这座承载着宁安市44万光荣与梦想,已成为宁安近代标志性景点的,就这样以如此不可思议的诡异方式消失了。”

  当初为何拆除烈士,被拆除的烈士去了哪里?记者采访时,上述问题没有得到准确答案。但众多受访者认为,“没有一把手程鹏同意,谁敢拆烈士?拆烈士碑,跟刨祖坟有什么区别?”

  ▲5月16日,宁安火车站广场前,烈士原址处栽种了松树,并安装了景观灯。新京报记者王瑞锋摄

  上任宁安市委的第一年,程鹏宁安境内所有的在建工程项目和照办理全部停止,复工必须经过他本人同意,此举在宁安引起不小的轰动。

  “停工自然有停工的理由,总能找到不合格的借口,但工程还是让你干,只耽误你半年,让你受不了,再笨的人也能明白什么意思了。”宁安市机关干部马占超告诉新京报记者。

  标准置地(以下简称“标准置地”)是由一家企业投资的企业,2010年招商引资到宁安市东京城镇东京新城小区。投资人姜晓辉(化名)说,建筑工程准备动工时,工地上却无法供电,供电部门让找市委程鹏才能解决。

  “程鹏说,我管这个事情,你不愿意给我的工作带来麻烦吧。听着就像了。最终让我们提前缴2000万的税,好给机关发年终。”姜晓辉说。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银行存款明细账和税收缴款书显示,2010年12月,标准置地先后多次以“预缴税金”的名义缴纳营业税、企业所得税等,向宁安地方税务局打款2000万。

  “按照,这些税都是工程完工子售出后才缴纳的。”姜晓辉说,前期工程已经投入大量资金,但为了工程顺利进行,他们从龙江银行贷款2000万,提前缴税。

  2014年,东京新城小区幼儿园建成开业,副总经理王文举邀请程鹏剪彩。王文举说,当时程鹏带着老婆和孩子欣然参加,在此情况下,给孩子包了10万块钱红包。

  不久,程鹏到标准置地位于的办公室视察,要在吃饭。王文举说,办公室的鱼缸里养了一条三尺长的观赏性鱼类红尾鲶(俗称猫鱼),祈福生意红火,“程鹏看了看鱼,说这条鱼不错,把它做了吃了。专门请的厨子,来把鱼炖了。他茅台不喝,只喝30年前的二锅头,我们花高价从市场上买回来10瓶,几个人喝了8瓶。”

  姜晓辉说,他在的办公室有一套2008邮票大全,价格是29800元一套。“程鹏看到了说,这邮票不错,给我弄20套,我送送领导。要东西张嘴就来,跟要一瓶矿泉水一样。”

  晚上,王文举带着价值约60万元的20套邮票大全,送到程鹏位于的北山里。王文举的多位员工表示,知晓此事。

  根据通报,程鹏涉嫌和受贿犯罪。一名要求匿名的宁安商人说,为了承包渤海镇到东京城镇的公交线万,“事儿没办成,要回来30万。”

  宁安一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想从转成事业编制的,“2015年托人给程鹏送了11万,事情没成,要回来6万。”

  为了以备后患,每次到程鹏的办公室,王文举都带着。“但程鹏办公室进去就黑屏,像是装了屏蔽仪。”王文举说。

  2014年,投资人姜晓辉的东京新城小区基本竣工,董影铁要求接手小区物业,姜晓辉没有同意,“我有自己的物业。”

  姜晓辉说,被之后,董影铁带人强占物业办公室,还把物业办公室了一下,又占了4个,3个,5套住,2017年3月董影铁带人用锁住了办公室和处,打伤了销售经理,还以10万块钱一套的价格私自卖了6套子。

  东京新城小区副总经理王文举说,为此,数年间他39次,其出示的2017年3月处被锁时的通线次,但都无人受理。由此引发王文举常年。

  王文举说,2014年的一天,董影铁告诉他,要去镜泊湖宾馆跟程鹏吃饭,并当着他的面从物业拿了10万块钱,说要给程鹏的孩子包红包,“他的目的是为了告诉我,他们关系不一般。”

  姜晓辉参加了这个饭局。“在饭桌上,董影铁喊程鹏领导或老哥,程鹏喊董影铁叫,关系很亲密。”

  “没有任何理由,董影铁就明着跟你说,物业必须得,不给你的就开不下去。本地员工都被吓跑了,没有敢来上班的,整个瘫痪,直接拖垮了我在的5家。这在逻辑上就是明抢,已经超出了我作为投资商、作为一个商人的理解范围。”姜晓辉说。

  这个涉恶组织在2018年11月被打掉。2018年11月13日,发布《关于董影铁等恶集团违法犯为的通告》,召广大群众该恶集团的违法犯罪线日,宁安市检察院发布公告,对董影铁等涉嫌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寻衅滋事罪一案依法向宁安市提起公诉。

  2019年5月14日,宁安市一名承办表示,董影铁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和寻衅滋事罪一审获刑8年半,所涉寻衅滋事包括强占东京新城小区物业和处,“高压态势下,这还是从的。在审判董影铁案时,程鹏还没有被审查,所以本案不涉及程鹏。”

  ▲2019年5月16日,程鹏位于市的北山,两层都拉着窗帘,大门紧闭,院子里趴着一只藏獒。新京报记者王瑞锋摄

  宁安机关干部马占超告诉记者,程鹏喜欢打麻将,在宁安形成了不好的风气,“每到周末,有些领导就到程鹏的北山打麻将。”

  多个消息源,程鹏在北山附近的军马场养藏獒、猴和熊,由其父打理。“上不了麻将桌的干部,就去送。就像电视剧《的名义》里演的一样,老检察长陈岩石喜欢养鸟,很多官员就去送鸟。”马占超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曾陪同个别领导去送和瓜果。

  2019年5月16日,新京报记者在程鹏的门前看到,两层窗户都拉着窗帘,大门紧闭,院子里趴着一只藏獒,见到来人,不动声色。距离三公里左右的军马场同样铁门紧闭。

  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3月10日,委第十二巡视组对宁安巡视出的问题主要有:党风廉政建设仍有薄弱环节,存在失之于软、失之于宽的情况,效应不足;村级干部纪律意识淡薄,问题时有发生;选人用人基础工作不够规范等。

  不过,与坊间评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程鹏曾被建设学习型党组织领导小组授予学习型领导干部标兵荣誉称。

  2016年8月,程鹏在接受采访时,还专门谈到了干部问题:“要好干部标准,加大基层一线培养选拔干部力度,注重从关键岗位、矛盾复杂岗位和默默奉献的岗位发现培养干部,让想干事的干部有机会,能干事的干部有舞台,多干事的干部受肯定,干成事的干部得重用。那些作风正派、锐意进取的干部,鼓励干部敢担当、善作为。”

  2017年2月21日,市纪委到宁安市开展执纪审查调研工作。在调研会上,程鹏做了关于宁安市委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情况和全市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工作情况的汇报。

  此次调研会两个月后,程鹏卸任宁安市委,调任市副。程鹏在当地的最后一次露面是在2018年8月25日,市组织召开全市消防安全大检查“百日会战”工作动员部署会议,程鹏作为市副参加了会议,并对消防安保工作做出部署,提出要求。此后他渐渐淡出视野。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程鹏被审查前,地震不断,市委原张晶川和宁安市委原副陈春生均已,程鹏与两人都有交集。

  王文举告诉记者,2019年1月,市纪委监委约访标准置地。王文举将上述所涉程鹏相关问题反馈给纪委监委。5月17日,市纪委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程鹏案是市“一案件”,案情极其复杂重大,目前办案人员正在全力侦办当中,涉及相关案情暂不便透露。

  王文举说,今年1月他与程鹏在一家洗浴中心相遇,当时程看上去神情沮丧。而最近一次看到程鹏的信息,是今年5月5日,程鹏被抓获的消息发布。连同消息一起发布的,还有程鹏被抓获现场的照片。照片上的程鹏穿一件白色汗衫,双眼、面容憔悴,“跟在任时比简直像换了个人。

原文标题:只抽软中华的“”:住养藏獒 涉3个多亿烂尾工程 网址:http://www.79773.com.cn/tiyuxinwen/2020/0523/89213.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柒玖柒柒叁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