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尾本子【本宣】妖尾夏露同人本─☆Serendipity★印量调查

娱乐新闻 2019-11-2684未知admin

  ★印量调查是估狗窗体,耀家的朋友如果想要买请不要填表单,直接在此楼留言「我要一本!」或「+1」(数字可替换,上限两本)方便分开计算喔!

  吧里比较元老的成员应该都认识我们,虽然自从打算出本后(约三年前……)就渐渐下潜,但有时还是会回来逛逛

  因为是社团第一次出本,所以各方面都不熟悉,也辛苦小鱼@cowfish113包办了排版与大部分的工作,联络绘师、封面镶字、书签裁切、长条宣图、印量调查表制作、台湾同人志中心发心书预告……

  看着她一步一步完成了出书的步骤,一边觉得“她才是社长吧!”,一边很高兴很早写完文之后漫长的等待终于要出现成品了!

  《Seremdipity》的主题发想是─缘,总共有六篇夏与露西不同关系所发展出来的短篇故事,那时候揪合本的时候关于缘分想了八种配对,有伙伴(原配对)、陌生人、师生……,妖尾本子觉得用这些不同的关系写出来的故事一定各有不同的特色,果不其然,大家都是厉害的写手。

  虽然在限定字数下写的很辛苦(要努力把字数压在4、5千字左右对容易爆字数的我来说很辛苦哈哈),但能够看到辛苦成果也不枉费等待了。

  刚放学的纳兹觉得全身燥热,不只是身体这么觉得,就连内心也烦躁得让人快要喷火。他露出烦恼的表情,脑袋不停运转着。

  「哇喔,笨蛋也会认真思考啊。」坐在一旁的同学嘲笑般的说着,纳兹只是转头怒瞪了他一眼,看见纳兹露出凶狠的表情,他立刻住嘴不说话。

  「纳兹,上课不准拍照。」听见露西的警告,他兴致缺缺地将相机小心翼翼放进背包里,顺便把躺在背包最底层的讲义给拿了出来。

  随着英文课缓慢的上课节奏,纳兹又开始为了今天社团课派的作业而烦恼,他觉得现在头昏脑胀的,一个英文单字都听不进去。

  「……下课。」好不容易熬到听见露西说出那关键的两个字,纳兹才终于从那烦闷的深渊中解脱。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快步离开教室,反倒是精疲力尽地趴在桌子上,动也不想动。

  露西担当补习班的英文老师才不到三个月,对于学生的上课态度非常敏感,她希望每个人上她的课都是以愉快的心情去渡过,但是今天纳兹的态度让她备受打击。

  「不会啊,妳的课很好玩,只是今天有点烦。」纳兹将双手撑在后脑杓,嘟起嘴将铅笔固定在上嘴唇的位置。在说话的同时,纳兹还是在想着自己到底要怎么应付那项功课。

  他最不擅长做作业了,要他拍一堆照片倒是没问题,但是这次的课题是有题目的,而那个题目让纳兹完全没有任何想法。妖尾本子

  夜深人静,在棋盘状的町镇中,夜幕低垂,唯有那皎洁的月光伴随着零星的散星照耀着大地,远处的猫头鹰时不时啼着咕咕声,以灵敏的目光注视着在黑夜中活动的猎物,一瞬间向下俯冲捕获猎物,拍着翅膀、脚上抓捕着战利品飞回自己的巢穴准备饱餐一顿。

  挑灯夜战,不宽敞的桌上迭放着许多纸本公文,他毫不懈怠的继续埋头迅速签呈着其中一本,这时木制房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随口应了声,只见外边的人急匆匆地开门进入,一劈头就说明了来意。

  「是的!巡捕大人!」他很好的顺了顺气,接着说道:「这次是东边岳大人的家传白石雕玉被窃,体积不大却价值好几千两,墙上同样留下了西湘大盗的墨迹。」

  「如此一来,便是第四次行窃了……」夏摆起思考的面孔,手拖着低垂的下巴开始来回踱步着:「最初是南方朔家的桧木雕镯子,再来是西位日家的红宝石发簪,前一次则是北向望家的水琉璃坠子……

  西湘大盗将四方的名门望族皆已偷遍,根据我的推算,再来应该会是位于中央市町的一家最有名望的家族。」

  这个小镇以夏日的炎热天气著名,虽然在早上温度飙升至全国最高,但到傍晚则会稍显凉快。现在是夜市开幕的时间,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传出热闹的声音。路旁却有一颗颗的小石子不断被丢进水里,溅起小小的水花。

  河岸旁的少女有着及肩的金色长发,带着一顶白色球帽,坐在岸边的草地上玩着小时候很喜欢的打水瓢,看着涟漪渐渐消失的同时,她终于开口抱怨。

  「啊──肚子快饿扁了啦!」瞥向人潮众多的摊位,浓浓的香气飘了过来,少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翻开钱包发现只剩下几块铜板,根本不足以买一块面包,正烦恼着该如何解决今日晚餐的时候,一位陌生人站在她的面前。

  那个男人提着一个大袋子,似乎正要赶回家休息。他从袋子里拿出一份热腾腾的鲷鱼烧递给她。正当少女想要拒绝时,他硬是把那份鲷鱼烧塞进她怀里,而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

  「谢谢你。」她轻轻咬了一小口,香脆的饼皮搭配着红豆内馅,外酥脆内香软的口感着实令她想再品尝一个。

  「这边还有抹茶口味的要吃吗?」他又准备拿出另一份,少女见状赶紧连忙阻止。男人露出大大的笑容自我介绍着:「我叫纳兹,纳兹‧多拉格尼尔。看这个样子妳应该不是本地人吧?」有些迟疑地点头,樱花色的头发在少女眼中感到特别,接着她也起身响应他。

  「我是露西。」少女礼貌地介绍着自己:「我是来自助旅行的,没想到准备好的资金快花完了。这里的物价出乎意料的高呀!」

  由于某些原因,露西并不想说出自己的全名。虽然感到有些抱歉,但对面名叫纳兹的先生却没有再进一步追问下去。

  今天的天气比昨天还要燥热,妖尾本子已经接近秋天了,却感觉不到一丝凉意。露西受不了全身湿黏的感觉,她起身走进浴室,想将身上的黏腻感冲洗干净。

  听见语音之后格雷才将电话挂断,他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等待露西回电,直到门外传来长官的呼唤才终于放弃等待,他并没有忘记留言给露西,要她赶紧与他会合。

  「骇今晚十点会出动,我在港口附近的便利商店等妳。」露西紧抓着衣襬,拿着手机的手颤抖不停,她深吸了一大口气才终于可以将手机放下。

  桌上的手机突然亮起,是格雷传来的简讯。露西快速看过之后,再次深呼吸了一大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起身拿出放置在保险箱中的银白色手枪,沉重的枪身握在她小小的手心里。着装完毕后,拨打了一通电话给格雷,简短的话语都看得出来露西的决心。

  骇是六年前突然窜出的恐怖份子,他做事凶残,与外国的佣兵部队有勾结,简单来说,就是一名野心庞大的人,他想要拥国家的掌控权,让国家腐败。

  「妳不是纳兹的继承者吗?那就鼓起勇气来跟我会合!」手机被搁在桌上,屏幕上显示的,是刚才格雷所传来的简讯。

  她已经在这个狭长又光线不足的洞窟里走了好久,虽说实际上她根本没在计算时间,但她藉由感官总觉得自己似乎已在这走了一天之久。

  怎么来到此处的不管怎样都记不起来,只记得自己在张眼的一瞬间就被黑暗所掩盖,除了自己之外什么都没有,手探至腰间,才意识到缺少了可信赖的星灵伙伴们,恐惧蔓延上心头。

  借着月光从上方自然生成的岩石孔洞透下来的些许光线寻找着可能的出口,金发少女靠着自己的双脚走遍了这个潮湿的洞穴,却怎么样都寻不着能够让自己脱身的孔洞,毫无止尽的彷佛在复杂的迷宫中徘徊着。

  直到她的双脚严重抗议,再也无法迈出一步伐的女孩只好暂时作罢,在一旁凸起的小岩石上稍作歇息,挥去没什么出汗的额间上的汗珠,疲累的弯下腰以慰劳挺直干活的细腰。

  在安静到只有她的喘息为回音的洞穴之中,她清楚地听到了远处不知从哪传来的脚步声,似乎是向着她的方向而来越加急促越显强劲。

  思及此,女孩从心中蔓延出像是溺水已久之人寻到浮木般的获救之喜,她扬起步伐朝声音传来之处奔去,岩石壁上的黑影从飘忽不定到灰黑重迭,与她渐渐拉近了距离。

  KeyWord出版社旗下的《Serendipity》杂志主编即将披着白纱步入礼堂,编辑部的众人决定为她录制新婚祝贺影片,并以杂志形式做一个她和未婚夫的专题特辑。为求影片真实不造假、清新又自然,主编助理打算以「突击」的方式与这对新人的亲朋好友见面,录下祝贺影片,并打探他们的种种事迹,希望能在婚礼当天给主编和未婚夫一个惊喜。

  『据主编的描述:儿时同伴米拉珍有一张迷人优雅的脸蛋,嘴角时常挂着亲切温柔的笑容。她在市中心经营一间名为「Sober」的酒吧,虽然名字和饮酒宗旨背道而驰,但生意一直都很好。嗯……不知道上门喝酒的人是不是觉得来这边消费就不会醉呢?』

  你好,我是米拉珍,听我的店员说你是……?喔喔、原来是露西在出版社的下属啊,我还以为是哪个酒商要推销酒呢。你说露西常提到我?不瞒你说我和她从小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她的任何蠢事我都知道唷,要我爆料几件给你吗?哎呀、开玩笑的请别介意,瞧你紧张的。

  时光荏苒,没想到我都还没出嫁,露西和纳兹就已经要结婚了……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啦。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吗……?因为纳兹也住在我们这个小区呀,对于他们两人我可是了如指掌喔!我们这个小区同代的孩子有一、二、三……总共有七个,我和另外一个叫艾尔莎的人同年龄,其他五个孩子都比我们两个小上一、两岁。不过在他们年纪还很小的时候,纳兹其实和舍妹莉莎娜比较熟,我们两家的长辈常常开玩笑说:「以后纳兹的新娘一定是莉莎娜。」没想到最终和纳兹结婚的是露西。

  你问我会觉得可惜吗?完全不会呀!虽然莉莎娜和纳兹以前很要好,但小时候本来就没什么男女概念嘛,好朋友又不一定会有进一步的发展,对吧?只是现在回想起来,刚开始在旁边看露西和纳兹两个谈恋爱真的很有趣。你想知道细节?但这样好吗……露西是你的上司呢,你不怕我会……?哎呀、我说笑的呢,瞧你又露出紧张的表情。

  虽然很想继续和你聊下去,但酒吧准备开始营业了,身为老板实在不便当着员工的面偷懒,改天我们再另外约时间吧?届时我请你喝酒。再见了。

Copyright © 2010-2020 柒玖柒柒叁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